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 >

福州暴力强拆仍存,伤害政府公信力

时间:2018-2-5 17:2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七年前,《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明确了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的原则,至此,备受诟病的“行政强拆”正式退出历史舞台。然而,在当下的城市化进程中,仍有地方政府在作出征收、补偿决定前便实施了强拆行为,因此被推上被告席。

2016年8月31日晚11点时,陈先生位于福州市台江区上下杭祖上三代一家四户15口人居住的房子,遭拆迁办带领五六十个穿着黑衣服、带着口罩,手中拿着棍子的人的强拆,这伙人用铁锤砸开了上诉人房屋的房门,冲进住房,将房间内正在睡觉的一个人强行拉到房外,当时这个人只穿了内裤。上诉人当时立即拨打了110报警,被告知拆迁方属于政府部门,警察无权处理!上诉人随后向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强暴拆迁行为违法。

拆迁行为,并非无法可依。我国法律法规早已作出明确规定,一种是关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另一种是违章建筑的强拆。无论哪种情形,都要在拆迁行为发生之前,依法制定征收告知书、拆迁告知书、赔偿告知书,也就是所谓的“事先知会”。如果当事人不愿或者阻碍拆迁,也需要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商量着办”。然而,白纸黑字是一回事,现实生活却是另一种状态!

2017年9月10日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并确认被上诉人强制拆迁行为违法,从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闽03行初291号行政判决书]上看,这是一起典型的、失了规矩的暴力强拆事件。

更荒唐的是,比起在拆迁行为上的“坚决”与“果敢”,在强拆后政府部门对当事人的赔偿诉求与安置上又表现出惊人的“推诿”和“沉默”。

诉讼中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台江区人民政府及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必须安置补偿给上诉人三套“原拆原迁”的房屋,因一家三代人均居住在该拆迁房屋内,人口比较多。上诉人陈长兴年老多病,长期坐在轮椅上,生活无法自理,每月花费医疗看护费约为6000元,上诉人也实在没有多余的闲钱来补交巨额购房款。以及支付相应的安置补偿款、过渡费等各项费用,和赔偿上诉人房屋装修、家具、家电等经济损失60万元。

然而,一审法院既未在认定事实部分对该请求作出认定,也未在判决中有所体现,一审法院遗漏上诉人重大的诉讼请求,2017年9月10日,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并确认被上诉人强制拆迁行为违法行为,判定福州市台江区人民政府及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依照福州市当地房屋征收补偿方案规定的标准,对受害人被拆房屋进行置换,并根据原告选择套房的面积、户型、层次、依照该规定的标准进行货币补差。同时,被告福州市台江区人民政府及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判决生效15日内支付给陈长兴和陈民强人民币十万元,作为室内财产损失补偿款。一审法院对拆迁安置补偿房屋的套数认定错误,从而导致判决错误。更令上诉人不满的是,原审判决对室内财务损失赔偿数额过低,无法弥补自身实际损失。

上诉人对判决不服,区政府没有按法律程序进行征收和补偿决定,应承担赔偿责任。行政侵权违法不能仅“补偿”,还需赔偿。因此,对上诉人房屋损失的赔偿,不能再依据公告之日的被征收房屋的市场价格,而应按照有利于保障当事人房屋产权得到全面赔偿的原则,以台江区政府在本判决生效后作出赔偿决定时点的同类房屋的市场评估价作为基准。要考虑通过全面赔偿来全面保护产权。

综上,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判决程序违法,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应当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上诉人的原审诉讼请求。

如果按判决执行,对产权人极不公平,难以体现司法的公平正义。“莆田中院认定福州市台江区人民政府及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对当事人房子的强拆属于违法,却又不采纳事实在赔偿方面违规判决,这分明是对暴力强拆的包庇和纵容,这种枉法判决严重损害了政府形象”。

十九大后出台了系列措施加以规范和制止暴力强拆事件,之所以还会发生,究其原因,既有一些地方官员发展观错位、权力失控等原因,也有部分开发者目无法纪、各种黑恶势力交织其中推波助澜。事实表明,强拆背后,常有地方相关部门或公职人员的姑息纵容。因此,必须严查背后是否有支持者、指使者、责任人,严加惩处,使其付出沉重代价,“让暴力拆迁成为不敢碰触的‘高压线’”。




最新内容

回到顶部